二月狐

伏八、尊礼、的夏、ZR、骸云、贝弗、XS一生推!
喜欢声优是mamo

伏八 《间接接吻》

  伏八《间接接吻》
  
        #文笔烂
  #和好后的某一天
  #没交往,双向暗恋
  #巨型OOC现场
  #所以你们什么时候结婚!(拍桌
  。
  。
  。
  
  好热……
  
  热浪不断向他袭来,小孩的闹腾声让他耳朵感到一阵刺痛,伏见坐在地上,看着眼前热得忍不住趴下的好友,皱眉。
  
  “美咲,你……”
  
  “啊——好热!!就没有冰淇淋之类的食物或冷饮吗?!!”八田突然起身大喊,伏见在他喊出第一声的时候迅速捂着耳朵,以防止耳膜受到更剧烈的伤害。
  
  “啊,有冰镇的可乐哦。”妹妹,八田萌突然开口,看着哥哥错愕的表情,一脸无邪地绽放笑颜。
  
  “怎么不早说!”八田连忙站起来,往厨房冲去。
  
  “但是只有一瓶哦。”
  
  “啊啊啊!可恶!根本不够喝啊!”
  
  伏见看着他们这样胡闹,有点无奈。
  
  “没办法了,猿比古,我们分着喝吧。”八田一边说一边把可乐放在桌上,然后瞪了一眼弟妹,“小实、小萌!给我安静一点!”
  
  “……你先喝吧,我不是很渴。话说把扇子拿来,热死了。”
  
  “欸?哦,好。”八田把扇子递给伏见,喝了一口可乐,继续和弟妹斗嘴。
  
  “……”
  
  指尖碰到了刚才八田嘴唇所触碰的地方,脸颊不知是因为过于炎热还是因为害羞而微微泛红,扇柄还残留着八田的一些手汗和温度。
  
  喉咙突然感到干涩,伏见拿起可乐,犹豫片刻,还是决定喝了。
  
  嘴唇越接近瓶口,心脏跳动的频率就越快。
  
  “呐,这是间接接吻吧?”弟弟,八田实突然出现在伏见身旁,道。
  
  伏见立刻停下动作,看了八田一眼,发现他没有关注这里,松了一口气的同时也感到落寞。他故作淡定地喝了一口可乐,开口:“瞎说什么呢。”
  
  “欸?不是吗?”
  
  “这词用在情侣身上比较妥当吧……”
  
  “是这样吗……”
  
  “是的……”
  
  八田看了伏见一眼,看到他一脸淡定的模样和手上的可乐,脸颊开始泛起了红晕。
  
  他听到了弟弟的话,只不过在察觉到伏见的视线时立刻转移注意力尽量不看向他们。
  
  间接接吻……
  
  可恶,别说出那么让人害羞的词啊!
  
  “哥哥你怎么了?脸很红哦。”
  
  “没事,太热了而已。”
  
  end

伏八-《笨蛋也能明白的解释》

  伏八- 《笨蛋也能明白的解释》
  
  #提前为各种别扭的伏西米着急
  
  #还没写就觉得会ooc到能突破次元壁
  
  #写了之后感觉变八伏了?
  
  “让笨蛋也能明白的解释……吗?”伏见低语,忍不住皱眉,低头手伸向后脑勺挠了挠头,习惯性地咋舌以表示他的不满。
  
  这难度未免也太高了吧?在心里这么抱怨着,伏见看了一眼身旁堆积如山的文件,眉头皱得更深,再次咋舌。
  
  他慵懒地躺在椅子的靠背,随手拉扯制服的领口,露出精致美好的锁骨。
  
  虽然办公室并不热,但心中的烦躁让伏见感觉整个空间变得异常闷热。
  
  不过他在意的并非那堆得像小山似的文件,而是要如何向八田解释。
  
  “……啧,到底要怎样才能让那家伙明白啊……”
  
  如此抱怨着,他又直起身子,一边工作一边想着这件事。
  
  ……
  
  “喂!猴子!”
  
  熟悉的嗓音从身后传来,伏见转身一看,一个戴着针织帽的橘发少年正面带笑容,抱着滑板朝自己走来。
  
  “美咲?你怎么来了?”
  
  “没有啦,只是想说我们难得终于和好了就尽量多聊会儿呗。”八田挠挠头,扭过头脸颊微微泛红,不敢看伏见。
  
  “……”
  
  “……喂猴子你怎么又变回这幅阴沉的模样啦!”八田像是受不了那么尴尬的气氛,主动开口,上前拉过伏见的手,道:“我们还有很多事没说呢,趁现在有时间赶快说吧!”
  
  “什么事?”
  
  “就……你之前不是说要和我解释吗?你想好能让我明白的解释了吗?”
  
  “……啧,还没。”
  
  “还没啊……真可惜。”八田垂下眼帘,眼里闪过一丝失望。不过他很快恢复精神,拉着伏见兴致勃勃地道:“走,我们回去吠舞罗再慢慢谈吧!”
  
  看着八田的背影,伏见突然想起两人刚进入吠舞罗时的场景。
  
  当时的他们互相碰拳满脸笑容的模样到现在依然记得非常清楚。
  
  突然画面一转,眼前浮现出八田面对周防时的模样。
  
  八田看着周防时那闪闪发亮的眼神,眼里仿佛只有周防一人的模样让伏见忍不住皱眉,嘴里也开始泛起了一丝苦涩的味道。
  
  难道美咲对尊哥……
  
  伏见停下脚步,皱着眉头陷入沉思。
  
  “猴子?怎么突然不走了?”八田察觉到不对劲,转头看着伏见,呼唤对方一声。
  
  “……呐美咲。”
  
  “哼?”
  
  “我……”伏见迟疑了。
  
  虽然不太确定……但……应该就是了。
  
  “我……”
  
  “我对你就像是你……对尊……尊哥一样的……感情……”
  
  应该……不会有错吧?
  
  “对尊哥的感情?”八田微微歪头,过了两秒才反应过来,眼睛睁的大大的,一脸震惊地看着伏见,大喊出声:“猴子你居然很尊敬我???”
  
  “尊敬你个头!”
  
  “可我对尊哥的感情只有尊敬和崇拜啊!”
  
  啊,是这样啊。
  
  伏见扶额,他忘了,这个单细胞根本不明白那种感情。
  
  完了,现在该怎么解释?
  
  “猴子?猴子?猿比古?”看着好友脸色越来越难看,八田歪着头,在他眼前摆摆手。
  
  啧,麻烦死了。
  
  只能那样做了。
  
  “美咲。”
  
  “什么?”
  
  “过来。”
  
  “蛤?”
  
  “叫你过来就过来,不要废话。”
  
  “什么啊?”八田抱怨,不过还是乖乖地靠近伏见。
  
  “唔……!”
  
  八田睁大双眼,伏见的脸突然放大,嘴唇突然感受到一个软软温温的东西。
  
  接吻了。
  
  和猿比古,接吻了。
  
  看着眼前多年好友的脸,八田愣住了。
  
  虽然知道伏见是个非常好看非常帅气的人。不过这还是第一次那么近距离看着他的脸。
  
  比女孩子还长的睫毛、高挺的鼻子、形状完美的唇、过于白皙的肌肤、柔软的微长发……
  
  伏见微微睁开眼睛,看着那双眼,八田终于回过神来,伸手,想要推开他。
  
  下不了手。
  
  他虽然很想要推开伏见,但内心深处却有一道声音在说着:
  
  想要更多的触碰,想和猿比古接吻。
  
  正当八田迷茫时,唇上的触感突然消失,伏见抱着他,低声在他耳边说道:
  
  “不能用言语传达的话,就用行动来表示……是这么说的吧。”
  
  “你……”
  
  “美咲,这样,你能够明白我的心意了吗?”
  
  “什……什么啊!”八田回过神来,抓住伏见的衣领,怒吼:“这……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啊!为什么……”
  
  为什么你要突然吻上来啊?
  
  八田红着脸,松开了伏见,小声嘀咕道:“你……总之给我快……快点解释清楚是怎么回事……”
  
  还是不行吗?
  
  只能说了。
  
  “……之前不是有个访谈问关于我们的十个问题吗?”
  
  访谈?
  
  难道是上周的那个访谈吗?
  
  “我当时回答我没有喜欢的东西,但其实我有一个很喜欢的东西。”
  
  喜欢的……东西……
  
  “是……是什么?”
  
  不知道该怎么办,只能吐出这种生硬的话语。
  
  不过,内心深处隐约有一丝期待。
  
  心跳突然加速,八田抬头紧紧盯着伏见,等待他的回答。
  
  不知道为什么,感觉接下来的话会让他很开心。
  
  要说吗?
  
  如果不说清楚的话这白痴一定又会以为我在作弄他然后生气的。
  
  只好说了。
  
  伏见深吸一口气,尝试缓和自己紧张的情绪,咬牙,手上的力度再次放大,紧紧抱着八田,开口:
  
  “……是你。美咲,我……喜欢你。”
  
  瞳孔猛然睁大,心中的震惊感比刚才还要强烈不知多少倍。
  
  猿比古……喜欢他?
  
  “所以……这就是你不断挑衅我还跑去青衣服那边的原因吗?”
  
  “……嗯。”
  
  看着沉默不语的八田,伏见心中的恐惧感逐渐放大。
  
  该不会……又要离开他了吧?
  
  “哈……啊……”
  
  紧张到无法呼吸,终于忍不住张口,想要将氧气输入口中来平息自己的情绪。
  
  手心和额头也开始冒出冷汗,心中的恐惧愈加强烈。
  
  美咲……
  
  当年的场景突然浮现在眼前,八田愤怒的表情以及自己当时复杂的心情再次感受到了。
  
  不过这次,比上次多出一种名为恐惧的心情。
  
  美咲……美咲、美咲、美咲!
  
  不要再次……
  
  “什么嘛,就因为这种事。”
  
  “……欸?”
  
  突如其来的一句话,让伏见瞬间愣住了。
  
  他呆呆地看着八田,不知所措。
  
  八田依然是那副表情,开朗的、阳光的、能让他安心的笑脸。
  
  “我也喜欢你啊。”
  
  说着,八田踮起脚尖摸摸伏见的头,温柔道:
  
  “所以,不要摆出那种表情了。”
  
  不要摆出那么害怕的表情了。
  
  “呐猴子,不,猿比古。”
  
  “我喜欢你。”
  
  说完,八田抬头,吻上伏见的唇。

  静临文
  
  #临也单箭头
  
        #文笔差请别介意

  #OOC慎入
  。
  。
  。
  
  “嘶……下手真重啊……小静……”
  
  疼痛不断从腿部传来,折原临也咬紧牙关,即使是新宿最恶,在面对断腿的时候还是无法忍受那钻心的疼痛。
  
  折原临也闭上眼睛,脑海中突然浮现出一道修长的身影,那身影有着一头耀眼的金发,戴着墨镜,让人无法看清他那隐藏在镜片下的双眼。身穿弟弟送的酒保服,嘴里总是叼着一支烟……
  
  那人是池袋最强的男人,也是他的犬猿之仲 —— 平和岛静雄。
  
  没想到,最后两人都没死呢。
  
  在心里默默道,折原临也忍着疼痛,勉强勾起嘴角,扯出一抹虽僵硬但邪魅依旧的笑容。
  
  下了必死的决心还说出那像遗言一样的话却还是无法让其中一方死去……
  
  想起平和岛静雄细心呵护关心瓦罗娜的模样,折原临也嘴里突然泛起了苦涩的滋味。
  
  所以说,为什么自己会爱上那个怪物啊?
  
  一开始,只是觉得作弄那个单细胞生物很有趣。后来开始怨恨他,明明只是个怪物,却有很多温柔对待他的朋友。再后来,就慢慢爱上了。
  
  明明人类比小静更有趣,明明一直都最讨厌小静,明明自己一直都最爱人类了,可他却在不知不觉成为了比人类还重要的存在。
  
  “临 —— 也 —— 君 —— ”
  
  熟悉的嗓音突然在耳边响起,折原临也睁开眼,见到的,只有不断后退的街道,没有那声音的主人。
  
  愣了一会儿,折原临也回过神来,笑了。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折原临也?”坐在后座的间宫爱海皱眉,无法理解他为什么突然大笑。
  
  “果然……我还是最爱人类了!”折原临也仰着头,忍住腿上的疼痛,发出夸张的大笑声,用尽全力喊出那句话:
  
  “啊不过,我最讨厌小静了!”
  
  —————
  
  作者:卧槽!超心疼临也!静临之间根本没有爱!有的只是相杀没相爱!!!所以为啥我要作死写这个啊啊啊!!!QAQ